念:黑狗

今天跟老爹通电话,得知一个很不幸的事情,我家那只老黑狗,最终还是被人给掳走了。

在有它之前,差不多有8、9年没有养成过一条,都是无故或意外死亡或消失,那是因为在我小的时候,家里有一只很厉害的黑狗,老是咬伤路人,不得已,老爹用铁钎直接闷棍打死在麻袋里,后来还吃了它的肉,这在农村是很犯忌讳的事情,但是也没办法,总比老是赔医药费,赔礼道歉要容易得多。农村的说法是,自己打死自家狗,是再也养不起来狗的。

不知是真的灵验,还是巧合,之后的很多年里,领回的小狗不少,但是没有一个是养成的,不是被人毒死,就是被车轧死,要么是无故消失。

直到差不多12年前从一亲戚家再一次领回来这只小黑狗,在各种“精心饲养”下总算是养成了 (农村养土狗,其实也没什么吃的,只要顿顿不让它饿着就行,什么白水泡饭,净干饭,有时候猪食也给它吃,乱七八糟的骨头了,甚至还有鱼刺),截止到今年,它已经整整满12岁了,12岁,对于狗的生命来说,尤其是在农村那种条件下来说,已经很不容易了,而且还是那么的聪明,机智,勇敢!

它中过别人下的毒,中过别人下的套,追咬恶人进过别人设下的笼子陷阱,知道谁是亲戚,谁是陌生人,该去谁家吃饭,该什么时候回来守家门。

我们那的有个鱼池,承包给了一个当地有名的恶人,外号:胡贼娃儿。为什么是这个外号?那是因为他经常在当地干一些偷鸡摸狗的事情,已经是人尽皆知,又长得一副贼眉鼠眼,但由于其为人太过恶狠,也拿他没有办法,很多时候,只要不犯在手里,都不会去管他,即便是犯在自己手里,也没人敢跟他叫板。

胡贼娃儿此人要去他的鱼池,每次必经过我家门前。黑狗大概一岁多时候,知道管事了,每次他经过都会冲他叫唤,于是,他就在馒头中下了毒药,扔在门前的稻田里,狗有时候会去稻田里逮些青蛙,田鼠(逮老鼠是我家狗的绝活哦,很多年也不家养猫了。也算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或者是河沟里倾倒的居家残羹剩饭,黑狗不幸中标,吃了那个毒馒头,幸亏被老爹发现及时,灌了肥皂水催吐,捡回了那条“狗命”,这是第一次。

从此以后,黑狗就记住那个扔馒头的恶人,每次那人从门前过,只会更恶狠的冲他狠叫。同时,黑狗也变的聪明了,再也不在野外乱吃东西。

那恶人第一次没有得手,仍不死心,再加上黑狗对他更凶狠,大概过年把左右, 恶人用了第二招,下铁丝套(一种山野猎人常用的套子),将其安放在邻居家门前的水渠边,家里正好没人,黑狗不幸中套,凄裂的惨叫着,那恶人马上来打算弄走狗,这次幸好是被邻居家的一个叔给看见,叔说:都是邻里邻的,这样弄不好,这狗也不错,放了吧。恶人见被撞着现行,也没好说什么,就放了黑狗,心里却是一百个不满。

从这次以后, 黑狗又学的聪明了,见着那恶人了,只在家门前狠叫,却也不再冲过渠(家门前和路中间有个水渠和小桥),每次都是这样,但是还是有不幸。

第三次,恶人借道我们家旁边走,顺手拿走了一个什么东西,黑狗看见了,就一直追着咬,叫。一直撵到鱼池上,不料,又再一次中了他的圈套,鱼池上有个不大的狗场,全是别处掳来的狗。还有一个专门套狗的笼子,带狼牙夹子的装置。黑狗中了套,跑到了笼子里,腿被夹住,鲜血直流,嗷嗷直叫唤,也是路人看见,认识我们家狗,赶紧回去跟我老爹说了,老爹跑去硬是把狗要了回来,恶人还狡辩说是狗自己要咬它跑过去的,跟他没有关系。

这次之后,黑狗跟那恶人算是结下了死梁子,每次不管他从哪儿走,只要被黑狗看见,就会恶狠狠的冲他嗷叫,恶人也有些怕它了,弄了很多次都没得手,我家周围几乎也没怎么出现过丢失东西现象了。

想想也知道,恶人会那么轻易罢手的话,还算恶人么?还对得起他那个外号么?

这一次,怕是有去无回了,据有人说,是被人用麻醉弩枪远程射击放倒之后弄走的,至于是谁,没有证据,也没有直接目击者,无从查知,即便是有人看见,一般的人也大都不怎么爱管这样的闲事,但首先怀疑的肯定还是那个恶人,只是没有证据而已。

狗日的,别让我找到证据,找到证据,一定会让他尝尝恶果!

黑狗它还有一些聪明的地方,家人有时在市区做活,不怎么在家,没人给他喂吃的,它就会自己跑到周边几个亲戚家和左右邻居家轮流吃东西,亲戚和左右邻居家看到它,也知道家里没人喂,就会给它专门弄点儿吃的,吃完之后,它又会回到自己家去看门,所以村里人也常说,这狗太灵性了,连谁家是亲戚都知道 。

家人要是回去的时候,一两里,老远,只要听着音儿,就会马上跑过来迎接家人,天黑后,连自家拖拉机的声音都能甄别,会跑过去迎接。家里人下地了,他也知道有那几块地是咱家的,挨个地块去寻。

我一年难得回去一次,从我多年前离家后,每年回去的那次,他也是老远的都会去摇着尾巴迎接我,一点儿也不会觉得陌生,上蹿下跳,就连今年带刚会走路的儿子回去那次,它也是围着小主人左跳右蹿,任小主人抓它,扯它,摸它,一点怒意也没有,非常的温顺。

这次国庆回去,算是最后一次见到它,它12岁了,原本黝黑的皮毛也发黄了,原本锋利的牙齿也歪了,脱了,骨头再也啃不动了,原本恶狠犀利的眼睛也有些呆滞了;本想着,这么大年龄的狗了,也差不多了, 能活多久算多久了,到时候好好埋了就成(其实农村的狗,没有什么人会去埋葬的,要么吃掉,要么趁不行了就卖掉,但这确实是我们全家人的意愿,它对我们家,很尽忠了),唯一没有想到的就是它最终还是以这样的方式被人弄走而死。

只有见过它的人,认识它的人,才知道它是多么的忠诚和机敏!!

它陪我度过了叛逆的青春年少,陪伴了姐姐家的两个小孩从小到大,到中学,也陪伴了我的儿子一岁多,我们是多么的不舍,也是因为它,我对养狗一直都是兴趣浓厚,现在,多么希望它有个善终。

可怜!可恶!可恨!

硬盘坏过一次,好多它的照片已经没了,这是唯一留下的几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