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黑狗

今天跟老爹通电话,得知一个很不幸的事情,我家那只老黑狗,最终还是被人给掳走了。

在有它之前,差不多有8、9年没有养成过一条,都是无故或意外死亡或消失,那是因为在我小的时候,家里有一只很厉害的黑狗,老是咬伤路人,不得已,老爹用铁钎直接闷棍打死在麻袋里,后来还吃了它的肉,这在农村是很犯忌讳的事情,但是也没办法,总比老是赔医药费,赔礼道歉要容易得多。农村的说法是,自己打死自家狗,是再也养不起来狗的。

不知是真的灵验,还是巧合,之后的很多年里,领回的小狗不少,但是没有一个是养成的,不是被人毒死,就是被车轧死,要么是无故消失。

直到差不多12年前从一亲戚家再一次领回来这只小黑狗,在各种“精心饲养”下总算是养成了 (农村养土狗,其实也没什么吃的,只要顿顿不让它饿着就行,什么白水泡饭,净干饭,有时候猪食也给它吃,乱七八糟的骨头了,甚至还有鱼刺),截止到今年,它已经整整满12岁了,12岁,对于狗的生命来说,尤其是在农村那种条件下来说,已经很不容易了,而且还是那么的聪明,机智,勇敢! 继续阅读“念:黑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