襄樊:千万不能走进“招商引资”的死胡同,必须要科学转型

襄樊——这座有着2800多年的历史文化名城,有着丰厚的历史文化底蕴,但是走进现代,却被一代又一代的市政府带入了“发展误区”,就襄樊的发展走向,谈 谈拙见。

052641

误区:
放弃自身优势,进入同质化城市发展竞争行列,建高楼,建CBD,建工业园区,建科技园,看似方方面面都不拉下,甚至是抱着超越的梦想在发展。
以污染和资源破坏为代价,无规划,无节制的招商引资,完全没有准确的进行城市定位,以及符合襄樊实际情况及民众的实际利益招商引资。
纯粹是为了领导的政绩和GDP在发展,这是“伪发展”。

建议:

既然襄樊一直打三国牌,为什么就不能好好的研究三国的深层次问题?三国时期,荆州郡的优势是什么?当时,襄樊的优势是什么?
输送人才,为当时的三份天下输送了大量的人才,“智囊团”。
为什么到现代,襄樊无法输出大量的优秀人才呢?为什么在三国时期襄樊就能卧虎藏龙?反而需要到处是靠“引进”来解决发展呢?
因为那个时候,襄樊无政治和军事斗争,人人安居乐业,“政府”营造的环境不可忽视。

襄樊不一定非要向大城市的高楼大厦看齐,建高楼,你造不过上海,深圳,北京,建CBD,也同样达不到那样的标准和配套服务,见工业园,科技园,上下游产业 供给,高速物流运输体系都达不到,何必要花大精力去走这种冤枉路呢?

不妨把眼光放的长远一点,学习更远一点儿城市的经验,纽约和芝加哥。
纽约在1990年之前还被称为“死亡之城”、“烂苹果城市”,治安非常的差,有2/3的纽约人都想搬离这座城市,在后来新一届政府上任之后,实行了“破窗 理论”,进行了大的治安整治,政府首先政治的就是治安,策略就是先“遏制小犯罪”,政策施行下来,非常的成功,推行了以扫荡街头犯罪为中心的一项改革。结 果在全市范围内,所有76个地铁站的总犯罪率戏剧性地大幅下降到70年代初以来从未有过的水平。1993年到1995年凶杀减少39%,夜盗减少四分之 一,丢失的汽车减少了36%。在全美25个最大城市的犯罪率排命中,纽约居然列第23位。这种不可思议的变化已经完全不是任何社会理论或者人口统计学数据 可以解释得了的了。

带来的好处是什么呢?让纽约跻身与世界性大都会。

芝加哥的启示,芝加哥从传统工业城市成功转型为现代服务业城市,表现在以下方面:
——人口恢复增长。芝加哥中心城人口经过1960-1990年连续40年的人口减少后,2000年人口普查发现人口增加了4%。而美国其他老工业城市 的中心城人口继续减少,例如同期内底特律人口减少了7.5%,匹兹堡减少了9.6%;
——金融财务机构发达。2004年芝加哥期货市场交易额达463兆(万亿)美元,金融衍生产品大量增加,拉动了围绕着金融的其他各种现代服务行业的发 展,包括财务、法律服务等,使芝加哥成为国际金融中心之一;
——经济活动繁荣。表现为芝加哥对全球企业的吸引力,例如芝加哥有摩托罗拉公司总部、麦当劳公司总部、全球最大钢铁公司在美国的总部,而且在2001 年又吸引了波音公司总部迁入,使芝加哥和全球市场的结合更加便捷;
——就业机会增加。大芝加哥地区就业机会增加,目前共有179万人在芝加哥地区的工业和服务业中工作,仅仅奥海尔(O’Hare)机场的扩建就提供了 195 000个工作岗位;
——城市市容的美化和提升,例如湖滨的“千禧公园”,市中心新建的大量高层住宅,全市所有主要大街建造了花台等;
——迈向“全球城市”的努力。芝加哥的基本经济结构(以金融服务业为主,制造业为次)和美国全国的经济结构完全一致,证明符合发展趋势,“融入了全球 经济”;
——城市基础实施的完善。芝加哥的奥海尔机场已经是全美最大的机场(2004年客运量7 400万人次,每天直达130个国内城市和46个国际城市,加上每天3 600航次的货运),但是已经饱和。一个投资660亿美元的扩建工程正在开始。市内的国内机场中途(Midway)机场则刚刚投资8亿美元,完成了改造工 程。

芝加哥转型成功的经验可以从客观条件和政府决策两方面来总结。特别值得注意的是,芝加哥的经验证明:不能把城市发展的有利条件和政府的正确决策两者分开, 它们是缺一不可,互相关联的。有利的自然条件要靠政府的正确决策去发掘,而政策的成功也得益于客观的有利条件。这也许可以归结为内因和外因的互相关联关 系。

这两个城市的政府班子上任,首先想到的并不是“招商引资”,这个词也只有在中国才会出现,政府利用政府决策的优势,利用城市自身特点进行工作职能转变,社 会环境转变,营造好的人文环境,营商环境为出发点,当这一切条件成熟之后,还需要领导不停的到处跑,到处“招商引资”吗?

作为襄樊来说,如果治安安全不彻底根治,软环境不发展好,即使花大力气招来的商,引来的资,也不会有好的发展前景,同时带来的污染,对襄樊后人来说,你们 是历史的罪人。

发展别忘记要“以人为本”,而不是“以GDP和政绩为本”,这才符合“科学发展观”,民众和城市和谐共处的终极目标。千万不能以毁坏环境,牺牲人民群众的 基本利益为代价来与沿海城市进行同质化发展。解放自己的思想,做经得起历史评价的事情。

(署名:襄阳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