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振宇:蒙牛崩塌倒计时

对不起,牛总,作为媒体人,我有预见大事的义务和本能。在2009年中国的财经大事中,蒙牛崩塌已经是一个必然。

我没有确凿的证据,也不是基于一个消费者的义愤,更不是对中国社会惩罚邪恶的能力抱有信心,我只是看到你放弃了抵抗。

第一,在某搜索引擎上,已经可以搜到蒙牛丑闻的文章。这证明:你已经不再为遮羞付钱,或者他们已经不敢再收你的钱。

第二,在为蒙牛辩解的文章中,三月份只有一篇,而且只在小网站上被转载,且多为行业网站。这证明:你的危机公关队伍已经溃散,他们已经懒到不肯多雇枪手,只会使”复制粘贴”神功了。

第三,卫生部的专家们还有你们杜撰的”FDA”稍一露头,就被板砖拍了回去。迄今已经没有任何拿得出手的机构或个人再肯为你背书了。

当然,也看得出来,你还在做扬汤止沸的努力。不过,你我心里都清楚,那些是不必花钱的,或者是你早就花过钱的。这已经是你最后能押到台面上的本钱了。再输一局,你就会被迫平仓。赌徒只要把老婆押上去,通常的结局就是没有老婆了。

在蒙牛命运的问题上,我没有任何预设立场。我并不盼着蒙牛死,甚至为之痛惜,但是,到了这步田地,我们是不是应该正视现实?

还有一个问题,蒙牛会以什么样的方式撒手人寰?是渐死还是暴崩?

你经常讲”财散人聚,财聚人散”的道理,我也相信你在周围的弟兄中确实是这样做的。不过,以”财”为聚散枢纽的组织,通常瓦解得会很快。三聚氰胺事件之后,蒙牛每天的广告费用就达到了一个多亿的峰值。那个时侯,你和弟兄们有愿望、有心气、有信心扳回这一局。而现在呢,要么你已经没有钱,要么你已经在为日后东山再起藏一点钱。那么,”财聚人散”的时刻就到来了。

接下来,你恐怕还要尝尝世态炎凉的味道。老朋友开始绷起面孔,老弟兄开始神不守舍,拍过胸脯的人会不接你电话,表过态度的人会到处躲你。总之,”墙倒众人推”这句话既然是成语,就会反复应验。

面对此时的蒙牛,我不愿意太不厚道。人之将死,其言也哀。必须承认,这种哀伤的氛围也在感染我。那么就让我们不要再谈这些不愉快的过去了。我们一起向前看,看看在你将来再次创业的过程中要吸取哪些教训。

孔子说:”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小人不知天命而不畏也,狎大人,侮圣人之言。”畏,就是怕。对于中国社会,蒙牛这些年在创意、速度、财富上的贡献很大。所缺者,就是这三”怕”。

第一”怕”–畏天命,就是畏惧规律。成长的速度可以是个奇迹,但成长毕竟有其规律。长快了,体质肯定有缺陷。这方面你要向奇瑞学习。你能看得到他们一面上阵破敌,一面大把吃钙片补身体。出门能忽悠,同时也不忘了回家蹲马步练功夫。(不妨看看《中国经营者》栏目最近对奇瑞老板尹同耀的采访)

第二”怕”–畏大人。现在谁是大人?谁买单谁是大人,也就是消费者。你看孔子说:小人”狎”大人。”狎”,玩弄也。蒙牛对待消费者的态度,也配得上这个”狎”字。消费者是群氓,他们搞不清楚什么叫”乳都核心区”也弄不懂”OMP”,蒙骗的成本很小,成功的概率很大。但问题是,既然是群氓,就有可能失控,有可能反噬。他们容易被骗,就容易不宽恕。翻翻历史,你会知道,为墨索里尼欢呼的和把他吊死在罗马街头的,是同一拨人。

第三”怕”–畏圣人之言。还记得当年你宣布”裸捐”之后,我和一帮传媒界的大腕聚会,有一位老师微微叹气:”蒙牛这是欺天下无人啊”。确实,在蒙牛的金钱扫荡之下,媒体确实万马齐喑。但是,谁让我们生活在互联网时代呢,你搞得定天下,但搞不定区区一个疯疯癫癫的方舟子。针眼虽小,却足以毁掉一个大泡泡。

最近几年有两句话很流行:

“台风来的时候,猪都会飞。”

“退潮的时候,才知道谁在裸泳。”

咱们也可以造一句:”风停的时候,才知道谁没有长翅膀。”

中国企业的三十年成长,大多数时间都在御风而行,身上也难免沾染一些山寨习气。这是大势,不以谁的意志为转移。有的时候,不胡来就没生存的机会,就没有突破体制障碍的可能。在这一点上,中国的评论家们还算是识大体的。当年郎咸平对于国企改制的指责,不就遭到了有识者的一致反对吗?

但是,同样是在风中飞翔、蹿升,也有贤愚高下之分。分水岭就在于:有没有自省的能力,有没有”去山寨化”的内心愿望。

山寨化的企业里,也分宋江和李逵。宋江一上山就说:”如得朝廷招安,日后但去边上一刀一枪,博得个封妻荫子,久后青史上留一个好名,也不枉了为人一世”。李逵却说:”杀进东京,夺了鸟位。。。。。。招安招安,招甚鸟安!”

还拿奇瑞来说,至今仍被认为有抄袭嫌疑的QQ,还在席卷中国低端汽车市场。但是人家毕竟万般辛苦地搞出了货真价实的A3啊。

穷极了,偷就有了某种正当性。但是偷出了路径依赖,偷到了有恃无恐,偷得浑身是理,偷得不愿从良,就不对了。